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过得像芋头牛奶冰一样开心
时写时不写
时丧时巨丧
在各个坑反复横跳

催我我会写快一点
私信和我聊天表白呀提意见啊>评论>喜欢推荐>啥都不讲
✧⁺⸜(●˙▾˙●)⸝⁺✧

这是我自己的动感地带
不喜请摁❌
靴靴

不更新的日子请大家吃零食!

9.17是我的生日啦!很开心又一年和lof上的大家一起度过!
下一年也要好好玩!

之前万粉一直拖着没抽奖 这次一口气抽一下!

图中奖品会在9.17当天抽出

转发抽一个小朋友送图1唇膏(我人肉背回来滴 会塞一点其他的东西)
点赞和评论各抽一个 图2(小老板海苔X10)、3(北冰洋汽水X12)、4(好利来生巧)零食 任选其一

抽中的崽需要提供关注我或者购买沧海的截图( ॑꒳ ॑ )

最近发生了很多意料之外很糟糕的事
希望能在生日前完美解决
麻烦大家给我加个祝福8!啾咪!

抽奖链接在评论里!
请注意 微博的!转发 评论 点赞 各抽一个哦  记得要去微博哦 只在lof评论是没办法参与抽奖的( • ̀ω ⁃᷄)✧


奖抽好啦!

抽奖过程可以参考:https://m.weibo.cn/5703182196/4285365160889766

寂寞的夜 寂寞的我
原生之罪还不定档
大家最近搞啥呢
我也来搞搞

发一下我滴可爱猫猫!

【瞳耀】猫鼠游戏 *R18


*全文车 先吃一下晕车药


悄悄搞了很久了,交一下入教费
喜欢的话记得点赞评论推荐!
——
走评论



——

依旧是瞳耀想看什么别的play可以在评论里说

我回复的会写!

谁能想到 《原生之罪》十一月才播
而我和阿毛 已经脑好了一个大长篇
甚至准备开始剪视频
甚至有了拉洼田正孝(X)来补镜头的错误想法



十一月
我的鸡儿已经疲惫不堪辽

那个……芝芝也可以要长长长一点的评价吗ᙏ̤(快给我长评!!!!!(威胁))

虽然总写车
但是
不过
可是
真的很希望看到多一点的评价和各种互动!

什么都可以

圈我一下8!


如果没有的话就悄悄删掉。
晚安!!!!!!!!

【巍澜】恒温动物 *R18

*吸血鬼X狼人 *PWP
*全文1w+ 超长车 系好安全带
*play:男友眼镜口 半狼化 飞机耳 吸血

喜欢的话记得点赞评论推荐!


约了超喜欢的 @阿ZA冻人 太太滴画!因为第一张本来预计是小狼崽本人结果突然变小狼人所以太太附赠了一张!两张都超可爱我晕了!!!!我爱太太一辈子呜呜呜呜!请大家给太太打尻!!!!
——









沈巍找到赵云澜的时候林静正在念清心咒。 
 
他右手掐着檀木佛珠,不住地拨弄来拨弄去,面色凝重,神色慈悲,不懂行的一看,九成九会以为他在超度什么亡灵。
 
沈巍放下包,掸了下因为太匆忙而粘在肩膀上的落叶,往“亡灵”的方向走。 
 
那儿有个窝,是一堆衣服组成的,皮夹克牛仔裤,最上面还叠了个大框的雷朋墨镜,登山靴一只倒一只立,和衣服裹在一起。 
 
之所以说这些布料是窝,是因为上面有个不该出现在特调处的东西。 
 
那东西似乎察觉到了沈巍的靠近,用头拱起衣服,后腿扑腾了几下,“嗷呜”地叫了声。 
 
两个巴掌大,尖耳灰背,尾巴蓬松,撅着屁股自己卷在皮夹克里,就露出只耳朵,一下下地刨衣服,像是在抗议林静没完没了的念叨。 
 
是条狼,确切的说是只狼的幼崽,只有几个月的样子。 
 
沈巍眯了眯眼,蹲下身,用手碰了下小狼崽的耳朵尖。 
 
他从没近距离见过这么小的动物,他是吸血鬼,从上万年前就是,吸血鬼出生的地方冰冷黑暗,活物极少,更不要提幼崽。 
 
小狼的耳朵抖几下,过大的爪子从衣服堆里把自己刨出来,瞪着两只黑亮亮的眼睛,抓着沈巍的袖子往他怀里爬。 
 
林静还在念清心咒,小狼崽已经成功上位,踩着沈巍的手臂,一下下拿小舌头舔他的脸,舔得极其认真,流氓气质浑若天成。 
 
“清心咒对狼人没用。”沈巍捡了件衣服,把小狼崽抱起来,颇为僵硬地揽进怀里。 
 
小东西很热,热得发烫,浑身的细毛被热气蒸得扎开,毛绒绒地蓬着。 
 
沈巍平息了一下心情,朝小狼崽问:“赵云澜。” 
 
虽说是疑问的语气,最后尾音却落得有力,明显是已经认定了。 
 
小狼崽四仰八叉地窝在沈巍怀里,两只爪子“啪啪”地往他身上拍,像催着他赶快走。 
 
沈巍抱得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不敢使劲似得,松松垮垮托着小狼的屁股,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出了点儿问题,估计是中招了。”祝红含着一嘴爆米花,含糊地搭了一句。 
 
“估计是?”沈巍移动视线,对上祝红的眼睛。 
 
吸血鬼素来有震慑常人的能力,沈巍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早就把这项技能玩得炉火纯青,一眼过去祝红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 
 
她连忙拿了张纸,把咽不下去的爆米花吐了,后知后觉地拍了拍胸脯:“赵处抓的魅魔,沈老师,这我们倒是想查查,可……嗯……” 
 
祝红极为虚假地笑了笑,道:“不太好吧。” 
 
她眼睛绕了一圈,捉到了假装四处看风景的林静,眨巴了几下眼,重复道:“魅魔,我们哪儿能管啊,对不对,嗯?” 
 
林静单手握着佛珠,顿时结巴了,片刻后狗腿道:“自然是沈老师解毒最为恰当。” 
 
他说完,似乎觉得这话里含的深意实在是太不符合他出家人的定义了,便单手稽首,眼观鼻鼻观口地念了句:“阿弥陀佛……” 
 
沈巍把眼睛对向林静,假和尚噎了一下,总算没大言不惭地把后半句“色即是空”给抖落出来。 
 
小狼崽在怀里扑腾,尾巴耷拉在腿间,头埋进沈巍的衣服里,不愿意见人。 
 
沈巍反应过来什么,耳朵慢慢红了。 
 
“那什么,那咱就休一天假啊!” 
 
大庆找好机会从楼梯上跃下来,端起副处的架子指点江山,挺着饱满的大胸脯:“俗话说得好,群龙不可一日无首,咱们今天人找人鬼找鬼,中西双方各自和谐相处去吧,就这样!” 
 
他胡乱发言了一通,灵活地翻了个身,“咚”一声落在了小炸鱼旁边。 
 
赵云澜暂时提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歪在沈巍怀里装死。 
 
其他人欢呼雀跃,像林静祝红这种早退成性的人自不必说,连郭长城都乐颠颠地跑到楚恕之旁边问要不要回家打麻将,汪徵和桑赞更是早就没了影,拉着手去地下室逍遥快活了。
 
放假半日的提案没头没脑的全票通过,沈巍珍而重之地把小狼崽捧着回了家,小心谨慎地跟抱着个炸弹似得,一路上整个手臂的振幅上下不超过五厘米,要不是中了和下半身有关的暗招,赵云澜都能睡过去。 
 
—— 中间内容见评论链接 ——

沈巍抓住那根尾巴,问:“疼不疼?我给你煮点红枣汤好吗?我刚才可能……吸得有点多。” 

“沈教授你怎么老是事后弥补。”赵云澜从床上摸了件沈巍的衣服擦干净自己,商量道,“咱就不能在过程中客气点儿吗。” 

沈巍垂着眼睛,头也不敢抬。 

赵云澜拉了下沈巍的头发,笨手笨脚地给他编了个奇形怪状的小辫。 

“大宝贝啊。”他喊了一声,拽拽手里的辫子。 

沈巍看向他,几秒钟后,沉沉道:“……不能。” 

赵云澜手指一松,就听沈巍继续道:“你要打就打我,我还是会吸你的血,,我喜欢你,想抱你,想咬你,想……” 

他面色不变,神情坦荡,眼中有种不灭的光,那光穿梭了万年而来,赵云澜再熟悉不过。 

他把衣服拍在沈巍的嘴上,起身玩闹般的压住他,在那张形状漂亮的嘴上亲了又亲。 

“阿澜。”沈巍目中温柔得像凝了春水。 

“哪个王八蛋敢打我们。”赵云澜捏着沈巍的脸,觉出手感颇为不错,两根指头拧个没完。 

“小巍,咱们这次轻点儿。”他说完,朝沈巍额头“吧唧”香了一口。

 


小兔老师肉乎乎的pp 纤细的脚踝 结实的大腿
被汗水打湿的赛车服包裹在身体上 甚至在后臀略略凹陷
摘下头盔
甩甩头发上的汗珠
露出一双眼睛 微嘟的嘴唇抿在一起 眉间拧个疙瘩
站在队友后面垫着脚听教练唠叨

来劲了!!!!!!

好想写记Vplay
就一方是第一次
然后另一方在摄影机前带领着
之类的

我搞得cp没一个可以写的
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