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过得像芋头牛奶冰一样开心
时写时不写
时丧时巨丧
在各个坑反复横跳

催我我会写快一点
私信和我聊天表白呀提意见啊>评论>喜欢推荐>啥都不讲
✧⁺⸜(●˙▾˙●)⸝⁺✧

这是我自己的动感地带
不喜请摁❌
靴靴

【许药/剧版】秘而不宣

前篇:http://zhishimaisanjindawuzhe.lofter.com/post/1f050cab_12d453eeb

链接在评论里!前情在上面!

一起飙垃圾车哈 这篇无所谓 喜欢的话麻烦大家大家给前篇点点赞推个荐 参加了个活动 拜托啦(搓搓手)

可能有少许剧透 垃圾车 不要打我✊🏻

——

我跟老朝奉谈完已到深夜。

不过说实在的,我并不太清楚,毕竟宾馆里门窗紧闭,窗帘被拢得死紧,不知道药不然怎么想的,连个表都没给我留,我也只是凭生物钟随便一猜。

老朝奉在电话那边挂断,大哥大已经被我的脸煲得发热。

药不然似乎有心灵感应似得,在电话挂掉的瞬间推门进来,拉好门锁,问:“谈完了?”

我回道:“谈完了。”

他收了桌上我吃完的餐盘,又问:“顺利吗?”

“我看不见得。”

药不然咧开嘴笑笑,半坐在我对面的书桌上,从熨烫整齐的西装裤里摸出来半包烟,掐在手里点燃。

我看他一副没想走的样子,不愿在和他说点什么,径自去了卫生间,用凉水扑了几把脸。

等到我回来时,药不然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烟已经燃到快要烧上指头的位置。

他看我回来,把烟蒂放在嘴边,吸了一口,缓缓吐出。

烟草灼烧出的白雾向上升腾,药不然的脸在烟雾后忽明忽暗。

刘一鸣那句话不住在我脑中盘旋,鉴古易,鉴人难。

风里来雨里去这么长时间,我唯一没摸透的就是他药不然。

“大许。”他突然开口说话。

我抬起头,药不然还穿着他最常穿的西装三件套,花领带,酒红外套,配烙了花的金圆扣,口袋里塞一方米棕格子的丝绸手帕,腰收得很窄,胯和腿也合身,多半是老手师傅给身定做的。

我看他这样,就想起先前多少次出生入死,不知道里面又有多少事儿是编排好的戏。

药不然把烟掐了,墨玉似的眼睛看着我,双手扶着桌子沿,皮鞋点了下地。

他像是在想什么,慢慢消化着嘴里尼古丁的味道,半晌后,问道:“做吗?”

他这句话说得轻而随意,我一晚上接收了太多事,一时没反应过来,想着“做什么?”“拉我合伙作假?”“那老朝奉那边又怎么说?”

我正准备问他,就见药不然扯了领带,把西装上那漂亮的小圆扣一个个解开。

我这才反缓缓应过来,登时脑袋“轰”地一下。

我记起前一阵他喝醉酒时候发生的事儿,现在看来,那里面问题太多,首先大狗就不可能有这个胆敢给五脉的人下药,再说心思缜密如药不然,怎么可能喝到连人都分不清的程度,况且以他目前的身份,那女朋友也多半是拿来蒙人的。

这么一想,药不然当天的行为就耐人寻味起来。

要说是探探我对他的信任程度,别的好办法多了去了,何必用这种稍微想想就有漏洞的法子,要说想套我的话,那天他也没什么动作,只是耍赖缠人,次日醒来后还让我尴尬了好一阵子。

这么一排除,我更加头痛。

药不然已经解开了西装扣子,把外套一脱,搭在椅背上,慢悠悠道:“怎么着啊兄弟,给个准话啊。”

我坐在沙发上,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药不然乐了:“可不是我想干什么,哥们儿,这是你想干不想干的问题。”

他即使在这时候仍有心情说一语双关的玩笑话,末了还挑了下眉毛,好像我俩不是在一个层层守卫的牢笼里。

我心里升起方才灭了些的怒火。

药不然这个人太难让人看透了,好像永远无法预料到他下一步的动作,他是会冷着脸杀了你,还是会笑眯眯地救了你。

我强压下揍药不然一拳的冲动,再问了他一遍:“你到底想干什么。”

药不然把马甲也脱了,脸上的笑有点僵。

他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说:“哥们儿,真不再考虑考虑,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我死死盯着他,想从他的表情里找出哪怕一丝的有用信息,看到的却只是玩味,或者说带有深暗意味的笑意。

药不然解开几颗衬衫扣子,大大方方让我看了一会儿,片刻后,知趣似得把扣子又系上了,一件件将搭在椅子上的衣服拿起来放在手臂上。

“得,君子不强人所难,”他神色稍微变了一些,也许是为了应对门外的人,显得更加冷漠,即使如此,他的声音还维持着与我对话时的轻佻,两相结合融出中不和谐感,“你今天就待房间里吧,甭想跟别人联系,要什么就用屋里的通话器告诉我,不过大许你也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

他说着几个注意事项,或许是因为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我的脑袋愈发混沌。

药不然只穿了衬衫,是和外套一样的酒红色,肩很宽,但不厚,胯骨之上被牛皮腰带勒得细细的。

他嘴唇比我印象中要发白一些,许是抽烟抽多了,又和黄烟烟打了一架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前一阵受得伤还没痊愈,但眼睛依旧很亮,黑得彻底。

他说着往房门的方向走,很知趣似得没有半点停顿,眼见就要到了门边。

我看了他一会儿,脑袋没转过来身体已经先一步行动,起身冲了上去。

再待我清醒一点,药不然已经被我拽过来扔在了床上,揉着手臂龇牙咧嘴。

我看向床上的药不然。

他在被我拉过来的时候手撞上了床头的铁杆,手臂红了一片,衬衫扣子也崩了一个,余下的外套马甲散在地上。

他揉着胳膊,像没注意到我的情绪变化似得,笑道:“怎么着,改主意了?”

他笑得挑衅又乖张,我怒气迎头,愤恨和被欺骗的悲伤占据所有思维,当下只知道这玩意儿是祸害,留不得。

我沉下背,双手摁在了药不然的脖子上,手指渐渐收紧。

他喉结滚动,但身体一动不动,血液在我的掌心极速流淌。

我用了力,药不然难挨地闭了下眼,几乎立刻就失了血色,手虚虚地搭上我的腕子上,却没有阻拦的样子,反而像是在抚摸。

他挣扎的一点也不厉害,只是挺了挺腰,又徒劳地跌回去。

药不然的命真正意义上的握在我的手里。

我回忆起这些天和过去的一切,爷爷的死,父亲的死,好友的死,受伤和意外,以及事情的真相。

药不然在里面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他的所作所为有几分是真情实感,又有几分是逢场作戏?

房间内很静,粗重的喘息声下,不知不觉间我开始看不清药不然的脸。

我朝他说了泄愤的话,最后阻挡视线的眼泪落下去一滴,滴在药不然脸颊上。

他嘴唇颤了颤,不知道是因为窒息没有声音,还是本来就没什么可说的,像个旧风箱似得艰难地喘了几下,抬起手,很轻地,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松开了他。

药不然隔了半秒才急促地抽了一口气,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斜卧在床上,脖子印了深红色的手指印,咳得接连不停,像要把肺都呕出来。

我看着他四肢攒在一起,慢慢喘匀了气,再慢慢躺回床上。

他胸口起伏地厉害,抬着眼看我,面如金纸,只是嘴唇有了点血色,却神色平静,像是根本不知道刚才自己离化成一抔土只有一步之遥。

我坐在床沿,用手搓了把脸。

“你想弄死我啊。”药不然说,声音要比平常嘶哑很多,多半是刚才伤了喉咙。

我回他:“走吧。”

他没出声,大概要再休息一会儿,毕竟这幅样子出去,难免遭人口舌。

过了会儿,床上动了动。

药不然一伸手把我拽倒,拎着我的领口凑在我面前。

“那来吧。”

他抬起头,第二次的,我和他贴在了一起。


后续在链接里!

【许药/剧版】秘不可宣

群里小伙伴的梗 

写的不好 我努力再复健一阵 鞠躬鞠躬


————————


黄烟烟和药不然从小平房里脚步虚浮的走出来的时候,我正在心里掂量着陈默这个名字到底能不能兑一张通行证。


大狗这儿进不去,等于又封死了一条路,那么点儿陈年旧事弯弯绕绕,查起来跟上青天似得。


熟脸出现在眼前,我身后的木户加奈小声的“啊”了一句。


黄家大小姐和药家二少爷面色不变,并行走来,像是去自家店里逛了一圈,身上半点也没有我奔波一路的疲累感。


我愣了神,还没反应过来,黄烟烟已走到我面前,侧过脸低声念了句“搭把手”。


我反射性地握上黄烟烟的腕子,她瞪了下杏眼,不动声色地把药不然的手挪过来。


我臂上一沉,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转身朝木户加奈使了个眼色,我们一行四人就此转身离开了这地方。


刚出院门,药不然把我的手一甩,扶着墙干吐得昏天黑地。


在大狗的地盘上算是勉强维持个形象,估计早就撑不住了,我一点儿都不奇怪这事,药不然平时再不着调也是个正经少爷,折了面子跟要他命也差不离儿了。


黄烟烟虽然是形意拳的高手,真拎着一个成年男性却很是吃力,我凑过去把药不然的胳膊重新搭在肩膀上,把他扛住,余下的手拍了拍后背。


“操,你们给他喝了多少啊这是。”


黄烟烟轻松了许多,单手拿了大哥大叫车来接,回道:“把二锅头洋酒混着当水喝呢。”


我挑了下眉毛,心道大狗可真是不客气,把人灌成这样也不怕人家找来。


车来的很快,药不然也正好吐完了一波,浑身上下软得跟面条似得,倚在我身上直往下滑。


我“诶呦”了两句,抓着药不然那身能买京城小半套房的西装,商量道:“站好,站好啊!”


药不然充耳不闻,低低哼了几声,酝酿了半晌,扯着嗓子喊了句:“许愿——”


我心里头一颤,以为他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醉话,却听药不然又哼唧了会儿,没声儿了。


“走吧。”


我还仔细听着药不然那含糊不清的哼唧声,黄烟烟已经开了车门,招呼我们进去。


木户加奈这个外国友人坐在前座,烟烟坐在后座最里头,我本想先把药不然推进去,刚走一步才想起来保不准他要发什么酒疯,便现换了个位置,把他挤在靠车门的位置。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没错的,许是喝了太多了的原因,药不然闹了一路,一会儿说“头晕想吐”一会儿说“再来一杯”,偏偏他不是豪爽形的醉,是磨叽形的,一句话颠三倒四哼来哼去三四遍才吐出来,末了还要把头倒你身上磕两下,一副要翻江倒海大爆发的样式,实在让人头痛。


所幸宾馆不远,我和黄烟烟一起把醉得路都走不好的二少爷扛回了屋,他往床上一趴,总算是消停了。


木户加奈在这时说要去接个电话,走远。


我往黄烟烟那瞟了一眼,正和她对上,我们都没说话。


“啊,那个,你回去吧,”我首先收回视线,挥了挥手,向药不然那个方向伸了下下巴,“我来。”


让女孩照顾个醉汉再怎么说也太说不过去了。


黄烟烟在我和药不然之间看了一圈,片刻后,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有事说话。”


她利落地转身离去,只剩我和醉醺醺的药不然。


伺候喝醉的人,这对我来说还是头一遭,无他,父辈不爱喝,也没什么特要好的朋友,亲戚更是少见,所以药不然往这一歪,我还的确是有点束手无策。


正想着,成大字型趴着的药不然突然用双臂把自己撑了起来。


我心道不好,忙把他连扶带抱的塞进了洗手间。


药不然对这平日里要再三挑三拣四的地方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扑到洗手台旁边,专心致志地吐了起来。


我在旁边背过身等着他,一会儿听见没了声,转过头发现药不然愣愣地把水龙头开了。


他似乎醒了点儿酒,极为讲究的拿西装口袋里夹着的丝绸帕子擦嘴,又摸了洗手台上的进口牙膏,估计是觉得嘴里不舒服要刷牙。


浴室里是暖灯,不得不说药不然长得不错,高鼻深目,五官精致,只是脸就占足了留洋回来的富家公子派头。


可惜这位富家公子醒得不彻底,质地上好的丝绸帕子擦完了嘴直接扔进续了不少水的水池子里,牙刷带着牙膏在嘴里过了几遍,也不漱口喉咙就动了动,想来是把沫子直接给咽了。


我“欸!”了声,到药不然身后把他托起来,用大拇指摁他的嘴角,抻了抻,说:“真咽啦?”


药不然一口白沫子,眯着眼睛看我,一副诧异姿态:“嗯,我涮涮,涮涮嗓子,不行吗?”


我不明白他是醉得厉害还是醒了点,但总不能让他含着牙膏沫子睡觉。


“张嘴。”


我接了水往他脸上嘴里泼,一是为了让他涮涮,二也是为了让他尽快醒酒。


“我操,干什么呢!”


药不然被水泼了,可能是水冷了,急着说话,被呛了一口,咳嗽起来。


我拍他的背,他喘了会儿,穿着成套的西装往下滑。


我没劲儿再来回搬运他,便任由他一屁股坐在卫生间的瓷砖地上,垂着肩膀发愣。


“还吐吗?”我在他对面蹲下来,问。


药不然反应了一会儿,抬起头来。


我这时很不合时宜地从他身上闻到一股味,不是秽物的酸腐之味,而是若有若无一股凉兮兮甜丝丝的草木味。


大概是药不然从哪淘回来的稀罕香水,刚才精神紧张没注意,现在一放松,那股子味儿立刻无孔不入地四处乱窜,从药不然的皮肤上蒸腾开来。


我揉了揉鼻子,不自在地清了下嗓子。


药不然坐在地上的姿势很不雅观,双腿岔着,手放在腿间,腰背佝偻。


他脸色泛着异样的红,眼里沾了点儿很不规矩的水光,平时打好发蜡的头发也塌了,蔫呼呼地垂在额头上。


这样的药不然不常见,少了点儿高高在上的矜贵,也没了玩世不恭的精光,我突然觉得有点陌生,有点不认识。


药不然看了我一会儿,眉头一皱,叽里咕噜喊了什么我听不懂的字眼儿。


我眉头比他皱得还厉害,明白这多半是个洋名,却不知道这什么意思。


还没等我想完,药不然兀地开始往旁边挪,手腿并用,短短几步路硬让他走出了原始人进化的架势。


他边挪边扒衣服,拉开领带,扔了西装外套,再一件件的接西装马甲、腰带、裤链、衬衫。


眼看就要脱得剩条裤衩了,我连忙去拉他:“干吗啊这是!”


他大着舌头又念叨了几句那洋名,说:“洗澡啊!”


说完,挂着解了半边的衬衫和裤子跨进浴缸,花洒一开,双目一闭,悠悠然平躺下去。


我当时只觉得这非得淹死不可,过去要把他捞出来,没成想药不然却立即睁开了眼,无比利索地反手擒住我的手腕。


我动作顿了一下,药不然一乐,狠狠拉了下我的手,腻道:“宝贝!”


药不然本就比我高上几公分,喝了酒了又不知有什么金刚神力,我不加防备,一下就被拽进了浴缸里,在空中调整了数次动作才避免了把人压死的惨剧。


这算是明白的,那洋名多半是药不然只闻其声不闻其人的小女朋友,兴许是留学时认识的,回了中国还念叨着,可见用情颇深。


药不然把我拉下去之后就没了动静,歪在浅浅一缸温水里眼神飘忽。


他衬衫就剩下最后两颗口子,大面积的胸膛露着,浸了晶亮的水珠。


“热死了宝贝儿……”他说,半闭着眼睛要把衣服再向下扯,无奈动作笨拙,领口卡在肩膀上,蹭出红彤彤一片。


“药不然?药不然!”我从浴缸里起来,缸沿上,拍他的脸,想把他拽起来。


手上温度高得烫人,我心里“咯噔”一下,想大狗不会这么不地道吧,灌酒就算了,还加料?


药不然像是黏在浴缸里似得拽不动,迷迷糊糊“宝贝儿”“心肝儿”的叫。


我手上使劲儿,他叫得更厉害,两只胳膊胡乱挥舞,捣乱捣得毫无章法。


“药不然你看看爷爷我是谁!”我骂他,“妈的,再闹我把你捆了!”


听到我的威胁,药不然立刻安静下来,软绵绵倒在我肩膀上,一头湿发耷拉着。


我松了口气,一气儿把他拉到床上放好。


药不然眉头紧皱着仰躺在床上,西装裤湿乎乎地贴着腿,衬衫经过一翻打闹更是褶皱。


他皮肤不算很白,但紧实健康,浑身上下都透着养尊处优的味道,被湿得透明的衣服一裹,配上酡红的脸色,上个不入流的画集是肯定没问题了。


我脱了自己湿透的上衣外套,把袖子卷起来,插着腰歇了会儿。


这时候应该是要帮药不然换个衣服的,这么睡明天不生病就怪了。


我挠了挠头发,看床上的药不然,不知怎么得心脏跳快了几下。


“药不然,欸。”我叫了叫他,见他没反应,便俯下身,用两根手指夹住他衬衫领口。


指尖刚碰上布料,药不然猛地睁开眼。


他眼睛黑白分明,瞳仁像上好的墨玉,润得发亮。


醒了?


我犹豫之际,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向前轻轻一凑。


我只看那玉越靠越近,紧接着温软的东西压上来,那股清甘的香水味再次散在鼻端。


药不然身上很热,皮肤很烫,气味很甜。


他不如方才耍赖时那样放肆,而是像个迷糊的小玩意儿,一下下、一次次地用嘴唇往我脸上撞,眼睛、眉毛、鼻梁、下巴不分伯仲,最后贴到嘴角,用下唇轻轻磨蹭。


他在这方面真是有一套手段,跟鉴古手法不相上下。


我撑在他身体两侧,脑袋转不动,被点了死穴一般。


药不然好似一点不在乎亲的人是不是个活物,依旧抱得死紧,湿软的发丝蹭来蹭去,还要边亲边时不时笑上一声,像是捡了什么大便宜。


他声音比寻常时候低两分、哑两分,火热的年轻躯体互相贴着,自然而然酿出口干舌燥的气氛。


直到药不然像小狗似得把我脸亲了个便,我才逐渐找回来胳膊在哪腿在哪。


坏了!我把他一推,没完全起来之时,药不然伸手拉了拉,又和我滚到一起。


我手指发麻,总觉得事情的发展趋势要不可控了。


药不然垂着眼睛看我,睫毛不长,但密,沾了水一簇一簇的。


他脸上的红蔓延到眼尾、脖子、胸膛,香水味和酒味混在一起,我也跟喝醉了似得。


我脱了外套里面是件薄的不能再薄的老头衫,药不然那点儿体温轻轻松松透了过来,烫得厉害。


他的嘴唇在我眼前来回晃悠,喉结和锁骨中间的小洼挂着水珠,摇摇欲坠,好像要汇入他身上那些不知道流到哪里去的水痕中。


我的手还被他握着,放在腰腹上,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眼看着这星星之火要燎了原,药不然忽然手上一动,转脸把我狠狠推了出去。


我被他一肘掀下了床,等站起来,向床上一看,药二爷打着小呼噜,不知道睡得有多香。


我得站了半分钟才倒顺了一口气。


这回我是不敢再碰药不然了,退了几步把衣服捡了,再好歹拿棉被给他盖上,站在门口等下面降旗成功,头也不回的溜了。


 

 

 

当时的我,只以为这是场不可对外宣说的意外,从不知道会在后来掀起什么风浪。

也自然不知道,在我走后,药不然掀开眼皮,瞳中一片清明。

 

 

 

 

 

总结:

前半年瞎忙

后半年p都没干

 

期望:

2019瞎忙的时间长一点

p都没干的时间短一点!


还要读更多书!

抱抱新民吧!



新民躺在贺兰身边,半阖着眼摸床头柜上的香烟盒。


烟盒没拆,带着塑封,他用牙咬开了包装,摇出一根,衔在嘴里。


贺兰抓了掉下大半的灰色毛毯,盖在新民赤LUO的大腿腰腹上,轻缓地摸他腰侧的淤伤。


新民把烟扔回去,拍开贺兰的手,推了毯子坐起来。


贺兰扣住他的手腕,新民含着烟,抽出手不去看他,含糊道:“找火。”


火柴藏在落了灰的成功学鸡汤书下,纸盒挤变了形,上面黑底红字,“嘉兴海鲜大排档”。


火光在出租屋中闪了一瞬,新民把窗帘拉开一条缝,靠在床头柜上。


白石洲没有高楼大厦,灰白的月光肆无忌惮地降临在枯朽的土地上。


那些光笼罩着新民半个身子,他汗还没落,微弓着背,麦色皮肤上肌肉形状被勾勒得更加清晰,好像在湿润地燃烧着。


贺兰牵过新民垂着的手,吻他布满挫伤的指节。


烟草味遮住了粘腻的信息素和若有若无的劣质酒水味。

 

 


“你去过吗?”

新民侧了侧头,语气平淡。

 



贺兰抬起眼,看他月光下的脸,和远处如星般灿烂的世界之窗。

 

他们都沉默了一会儿,像在等这支烟抽完。

 

香烟烫到了皮肉,新民把烟摁在墙壁上,灼出一圈灰黑的污渍,那和掉漆的窗框很是合适,仿佛本就该在那里。

  

世界之窗不远处的摩天轮如同往日一样热情的闪烁着。


 新民把窗帘拉好,翻回床上。

 

“做吗?”


那个……芝芝也可以要长长长一点的评价吗ᙏ̤(快给我长评!!!!!(威胁))

虽然总写车
但是
不过
可是
真的很希望看到多一点的评价和各种互动!

什么都可以

圈我一下8!


如果没有的话就悄悄删掉。
晚安!!!!!!!!

小兔老师肉乎乎的pp 纤细的脚踝 结实的大腿
被汗水打湿的赛车服包裹在身体上 甚至在后臀略略凹陷
摘下头盔
甩甩头发上的汗珠
露出一双眼睛 微嘟的嘴唇抿在一起 眉间拧个疙瘩
站在队友后面垫着脚听教练唠叨

来劲了!!!!!!

✧*。٩(ˊᗜˋ*)و✧*。


 

 

 

 

脾气极差!!!!!!!!!!!

 


主页刷不出来多刷几次吧 我更新了版本可能不太稳定 不好意思呜呜ᙏ̤


来我的动感地带搞逆cp的  我会立刻拉黑 

 
外链发车请一律不要在微博!下点赞 转发 评论 以免被封号 谢谢!
发车的微博可以搜索:芝士大甩卖 (有绿色哭哭青蛙头像) 请尽量不要关注 以免被封号 谢谢!

我正常使用的微博是:芝士甩卖批发价(有超可爱狗狗头像) 欢迎聊天

评论区链接会不定时更新!打不开的话可以自行搜索发车微博或是私信我微博ID





如果有再想到的事情会在这条置顶继续补充!

 

 


【咕咚】活着

*全文1w7+ 是TRIGGER的后续,也可以当做新文看,


*设定咚咚前期是悟空 和顾顺年龄差6岁


*疼痛训练预警 很疼 妈妈粉请咬着牙看 


@臭司本人 我写完了我想哭 呜呜呜呜 
 



喜欢的话记得都给我点赞评论推荐!1w7!我差点儿厥过去😭

——
全文链接走评论 没有车

打不开说明咱们缘分未到 不要来找我了 我也无能为力。
啵啵。